小红鸡

一神经病逗比٩(๑òωó๑)۶

[逃出生天]平行线

游戏a way out同人,B站视频通关后处于卧槽卧槽卧槽状态下的悲愤作,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前面多甜后面多虐,编剧,算你狠💩💩💩💩💩
脑内的另一个结局,如果两人能,都活下来的话,这样的展开
暴脾气里奥杀人可以理解,但是文森特感觉多少还是,感觉会克制住自己,反正是,希望他能如此
并不是斜线向,只是希望,兄弟情谊并非脆弱如此
以上。

  文森特抢到了枪,他在那个瞬间想了很多,他们所依恋的与他们所坚持的,信赖与背叛,爱与恨,生与死,一切都是如此的矛盾,不可扭解,愤怒的里奥不可能放过他,正如他无法向自己的良心妥协。
  于是,他将枪口对向了里奥。
  在看到文森特握住枪的那一瞬间,里奥就放弃了挣扎。他知道他将死了。文森特总是那么的认真又冷静,他不常杀生,理所当然,因为他本来就是个好好先生,一个该死的条子。但是自己对他而言不过是个,该死的罪犯而已,故意的相遇,虚假的情谊,一切不过是为了正义来欺骗他。他愤怒,他不甘,但是,他也同时,感到了命运是如此作人。他们本就不是一路人,正如水与火不相容。但他们却,相遇相知,患难携手,以命相依。然而这也是,一切的终点了。
  里奥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审判,然而枪声始终没有响起。
  文森特扣不下扳机。
  直到直升机终于到来,无数同僚将破口大骂的里奥收押回去,文森特都没有说话。
  他仿佛有千言万语,却最终无话可说。
  这注定是个无眠夜。
  
  第二天,文森特向长官辞职了。为了他的家人,为了他无法释怀的愧疚,为了他破碎的心。他仍旧为里奥请求了减刑,然而却毫无作用,他的长官告诉他,那个冥顽不灵的男人已经被判处了无期。
  这都是他的错,文森特想。他本该会悔改的,为了他体贴的妻子,为了他喜欢篮球的儿子,然而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了。
  他告诉了里奥妻子一切的真相,他努力帮衬着那个坚强的女人,即使一切毫无作用。他辞去了警局的工作,真的当起了一个普通的银行职员。他拥有了他的第二个孩子,一个男孩,他给他起名叫里奥。
  里奥。
  他始终对这个名字无法释怀。
  在最初的最初他对他只有憎恨,而现在却只有无尽的痛苦。
  他甚至不敢去面对那个男人。在他重新入狱后,他一次也没有去看望过他,他知道那个重情义的男人是多么痛恨他,他恨他,甚至恨过于哈维。里奥说的没错,他是一个骗子,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自己良心上过意的去,而他却始终告诉自己那是为了正义。
  
  然后,在很多年后的某一天,他突然接到了来自前搭档的电话。那个机敏的女人告诉他,里奥再一次越狱了,显然他的目标是他。文森特意识到,他意料当中的那一天终于到来了。复仇。复仇。复仇。一个多么可怕的字眼,却能让一个人热血沸腾又冷静如斯。
  他将妻儿送回了老家,独自一人在家里等待那个男人的到来,他知道他终将被找到,而那时便是他们终结的那一天。于是,在这空旷的黑屋中,如同他所料,漆黑的身影由夜间显现,那是,愤怒的岩浆冷却下来凝成的恶魔。
  追逐,躲藏,猎杀,对峙。最终,愤怒战胜了一切,里奥将文森特压制住,仿佛昨日重现一般,只是枪口调转——
  里奥终是没有杀他。
  就如昨日的文森特一样。
  里奥沉默的离开了。
  文森特知道他是去找他的妻儿去了。
  他没有报警,独自一人将杂乱的房屋拾到,隐去了那人的一切踪迹。
  他原谅他了吗?
  这并不一定。
  但是。
  他们互相妥协了。
  仿佛,意外交织的两条线,最终背离而去。
  文森特重新接回了妻儿,仿佛一切未曾发生。
  然后,某一日,他收到了,来自于异国他乡,没有署名的信件。
  一切都,尘落归根。
  久违的,他叫上小儿子去打了场篮球。那令人很愉快。里奥。那很愉快。
  

评论(1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