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鸡

一神经病逗比٩(๑òωó๑)۶

【阴阳师】【黑晴明x雪女】无垢雪莲

来自于基友对雪女传记的脑洞,如果那个拼死摘雪莲的男人是黑晴明的话,这样的故事展开。
内有作为背景的剧情二设。为黑晴明献祭自身却被八百偷偷救下来、丧失了全部记忆徘徊在雪原的雪女,和,以为雪女已经为他而死、搞事失败被晴明封印了几乎全部灵力、宛若常人的黑晴明。
因为我懒,所以基本上只是把雪女传记给改了一下。
早就写完了拖到现在是因为刚刚搞明白lofter怎么直接发文字😂顺便考试祈福。
以上是话唠笔者的前言。

九月二十三日雪
从我记事起,我便在这雪原了。
雪原的雪永远不会停止,今天也是,和昨天一样。
无穷无尽的雪。
纯白。
无垢。
宛若天堂。
不过今天,我在雪原里发现了一个瘦弱的人类。
一个普通人。
他一步、一步地向前跋涉,最后倒在了茫茫大雪之中。
这也是必然的吧。只有微薄灵力的人类是无法抵御这冰雪的,想必他也定是知道这的。
所以,为什么在这大雪纷飞的时候,他还要到雪原来?
我忍不住好奇了起来。

九月二十五日雪
今天,那个人醒了。不过他也不算完全醒来,也仅仅是艰难地睁开了眼睛而已,在这冰天雪地之中。
意外的是,他看到我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害怕。
他只是惊讶,或者说是,令我莫名其妙的,惊喜。
我问他要来着做什么。
他未回答,只是闭上了眼。

他这是死了么?我看不分明。

「请问,你知道哪里有雪莲吗?」
他突然这么问我。
「在雪山之巅。」
我回答他。
那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纯白。
无垢。
雪莲是最最纯洁之物。
因而也只有最纯洁的地方才能有雪莲。

可一个人类去那种地方干什么?
因为我很好奇他想做什么,就和他一起去了。
我没有说谎,我只是好奇而已。
那男人总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但总觉得,他本不该是这虚弱的模样。

九月二十六日雪
人类真的太脆弱了。如果我没有跟着他、呼风唤雪为他开路,他绝对不可能走到这里来。
不过遗憾的是,我能为他做的也仅仅只有这些而已。他的病痛……我没有办法治好。
然而,即使如此,那男人还是,一步步的向着那死亡之地走去。
为什么不停下来呢?
我不能理解。

九月二十七日雪
他应该就快死了吧。
或者说,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死,这已经是个奇迹了。

他要死了。

九月二十八日雪
他都快要死了,可还是坚持要去采雪莲。如果他死了,雪山之巅就不再是净土了,我还是把他带到别的地方埋葬他吧。

九月二十九日雪
他果然还是死了。
就在他摘到雪莲之后。
但是他不让我把他埋在别的地方,只是请求我将雪山之巅的雪莲,带到他妻子坟前。

为了这样一个无聊的承诺,他居然付出了自己的性命。

我不能理解。

我是感受不到温度的,但是这个男人递过来的雪莲,却让我觉得手心烫得就要燃烧了起来。
我把那雪莲别在了胸前,那热度快要,快要连我的心都要融化了……为什么人类会喜欢这种感觉呢?

十月四日晴
我本不应理会那男人的请求的。
可我却为什么带着那雪莲离开了雪原呢。

我也不知道。

我甚至让那男人的尸体就停留在他死去的地方,让尸体玷污那片净土。
我不知道我到底想做什么。
只是觉得,如果不这么做,我会有些后悔。可我又不知我会为什么而后悔。

我大概是疯了吧。

不然我为何,会在京都城里与那御风的大妖怪相斗呢。
大概是因为,因为那株雪莲,太炽热了吧。炽热得仿佛,连胸口都被烫伤了一般。

我要死了。我是打不过那妖怪的。
可是我就算死,也得死在那寮子里面。
我承诺过要帮他完成那心愿的。
可我本不该是这样无聊之人的。
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

所以很明显。
我疯了。

但也已经没有去思考这的余地了。

因为我要死了。

十月五日晴
出乎意料的,我没有死。
一个与那男人一般样貌的人,阻止了那妖怪杀我。他们是如此的相像,像到了,要不是我亲眼见着那男人死去,便会以为他还活着的地步。
他是这寮的主人。
我向他说明了我来这里的缘由。他起先很是惊讶,最后却带我去了后院。
他说那坟墓便在那里。

胸口好烫啊。
莫名的炽热在震颤着跳动着。

我走向前去。

手指被那热度所刺痛。
娇嫩的花瓣,由被触及之处开始融化滴落至手心。

所见到的,是草木中一个小小的土堆。

熟悉的灵力由指尖流入四肢百骸。

一枚木简,就那样简简单单的竖在上面。

「雪女之墓」


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可是,他却已经死了。

就在那雪莲之前。






就在我眼前。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