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鸡

一神经病逗比٩(๑òωó๑)۶

【阴阳师】【灯刀】灯未熄

关于灯姐传记的脑洞,如果青行灯不只是诉说怪谈、而且可以创造怪谈的话,这样的故事展开。
经由她所说出的故事,最后都会成真——像是妖怪之母一般的青行灯,和,可以说是被她所创造的第一个妖怪妖刀姬。
直接改的灯姐传记。趁着自己还没有叛变到花鸟卷的怀抱之前发出来,顺便考前祈福。
以上是笔者前言。

传记一

我最喜欢怪谈了,无论是说给别人、还是听别人说,都很喜欢。
每天晚上,我都会寻找和我一样喜欢怪谈的人,把他们招待到屋子里面,和他们一起聊怪谈故事。
屋里只有一盏亮着的油纸灯。
那真是最快乐的时光啊。
有趣的故事一个一个的出现。即使全都是早已熟知的故事,看着这些故事汲取着人们的恐惧生存壮大,是多么的有意思。
可是日出快要来了。
日出来临就代表这快乐的长夜要结束了,我觉得那日出可真是讨厌啊。
就这样度过了九十九个夜晚。可是我向人们说完「二口女」的故事、并告诉他们这是第九十九个故事的时候,有人突然劝告我不要再收集妖怪的故事了,因为这已经是「百物语」了。
他们害怕了么。
他们在怕什么呢。
明明啊,他们是那么的喜欢怪谈。
我目送他们离开,然后拿出一面镜子,对着镜中的自己熟练地述说起一则怪谈。

传记二

那是关于一把刀的故事。
一把嗜血成性,终将弑主的,不祥之刀。
其名为「妖刀」。
这把刀就端放在这灯光的背后。
而我就是这凶刃的主人。
等待着,什么时候,她将我也一并吞噬。

然而这不过是我所编造的故事罢了。毕竟没有人愿意说出第一百个故事,而我也,只知道那些故事罢了。
我对自己创作的怪谈感到很满意。说完之后,我准备熄灭油灯、走出屋子。
只要吹熄这灯,「百物语」就可以完成了。
我便可以亲眼见见那些鬼怪了。
这时外面应该已经是白天了吧。
白天也会有妖怪存在么?

但是……那灯却没有没有灭。

传记三

是我吹的力气太小了么。
我又吹了一次 。
像是有人用手笼住了这烛火一样,火焰跳跃着摇曳却仍未熄灭。
“请不要这样,”
一个冷冽的女声从灯光之后传来。
“您要是被带往地府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我想我明白了什么。
「她」是存在的。
「她」是要来杀我的。
「她」便是我心心念念的怪谈。
“你便是那「妖刀」吧,那么,你要取我性命么?”

传记四

一片寂静无声,唯烛火摇曳。
「她」由阴影而出,走向了我。
她说她不过是个新生的妖怪,她说她想听听妖怪的故事,她说她想听听我的故事。
我应了她,提起油灯、走出屋子。
外面仍是黑夜。
我走过那些熟悉的路,将那些烂熟于心的故事讲述给身边之人。
一个故事,两个故事……一直到第九十九个故事……
我所熟知的怪谈讲完了,可夜仍长,灯未熄。
我也不想熄灭这灯了。
于是我开始说第一百个故事。
那是「青行灯」的故事。
我告诉她,这就是属于我的故事。
她听了之后一言未发,仍只是在那油灯的背面,默默的听着、走着。
事情一旦有了开端便不会再停止。
于是紧接着是第一百零一个故事、第一百零二个故事、第一百零三个故事……

在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日出了。
而那灯,也再没有熄灭了。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