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鸡

一神经病逗比٩(๑òωó๑)۶

【星云中心(卡魔拉←星云)】痛苦

今天晚上刚看完银河护卫队2,萌上了姐妹和父子,然后回顾剧情被虐得半死。
下不去杀手的星云,完全没考虑过星云死活的卡魔拉,冲着回来的星云大喊星爵的卡魔拉,默默的看着卡魔拉和她的家人一起祭奠勇度然后摸摸立刻的星云。官方你,能不能,少发点刀片,我虐得心肝疼。
意识流,基本是个人对卡魔拉和星云的理解,内有部分捏造。
以上。

做灭霸的干女儿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可惜的是,很多时候命运并不会给你选择权,所以她只能默默的忍受那个所谓的“父亲”的虐待与奴役。
疼痛。
当卡魔拉的匕首插入她的眼眶的时候。
疼痛。
当她没能完美的完成“父亲”指派的任务时。
疼痛。
当眼睛被以所谓的“变强”为理由剜走,连大脑也一并摘除更替时。
疼痛。
无时无刻。
无孔不入的疼痛。
所以当那个蓝色的掠夺者说那会很疼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将电线完全接入手臂。某种意义上,疼痛对她来说,已经是一种家常便饭的事情了。
但实际上忍耐疼痛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可是当你有人可以去憎恨的时候,这件事就会简单多了。
她恨灭霸。
她恨他像是对待一件残缺品、一件玩物一样的对她。她恨他一次次的改造她,将她父母留给她唯一称得上遗物的东西变成冰冷的机械——而他甚至仅仅是进行了物理增强,仅仅是单纯的替换,将血肉变成了仿生的机械,然后告诉她这会让她    变   强    。
这   会   让   人   变    强   ?
没有安装枪械,没有内置推动器,没有微型计算机辅助战斗,甚至没有那种用口哨催动的花哨小玩意儿——有的只有疼痛。
无尽的疼痛。
还有麻烦。
面部仅剩的肉块一边排斥着机械一边又被迫融合,机械受损产生的火花灼烧着残留其间的细胞,同样头颅的深处随着身体每一个动作产生的脉冲而颤抖不已。
而她被改造的理由仅仅是因为她打不过卡魔拉——灭霸的又一个干女儿,而且是最强那个的——他想要另一个“卡魔拉”而她做不到,所以他就强行让她变成“卡魔拉”——以一种如此残酷的方式。
所以说,归根结底她的痛苦都来自于那个女人。完美的杀手。卡魔拉。她的姐姐。
她恨卡魔拉。
因为她生活得如此艰辛如此苦痛。
所以她是如此的痛恨她的姐姐。只有在这时她的疼痛才会仿佛被缓解一般被仇恨压过去。她痛恨她的强悍。痛恨她的完美。痛恨她能随心所欲的脱离灭霸的控制。痛恨她如此轻易的就找到了家人。痛恨她,痛恨她找到的家人并不是她。

她从未爱她。

而她是知道的。

所以相应的,她也永远不会爱她。

她恨她。

恨得简直想要杀了她。

她想要杀了那个自以为善良的女人。
想要杀了那个从未在意过她,却谎称她们是家人的女人。
杀了那个明明早已谋杀了她却不自知,还自认为救了她的女人。
她恨她。
她已经变得只会恨了。
那个曾今对她抱有着爱的幻想,感激着她为自己保留下亚罗果的小女孩,已经在她第一次被她用关节技折断胳膊,在她被灭霸挖去被刺穿的眼睛,在她连大脑都被取出的时候,死去了。
这就像忒修斯之船悖论一样,她早已被更替得不是那个单纯的孩子了,她不是她的家人,她也从未指望过能当她的家人。她只是一个机械改造人。
一个,非常非常恨她的,机械改造人。
她简直要恨死她了。
就像她简直要疼死了一样。
因为疼痛所以憎恨,因为憎恨所以更加疼痛。这是个悲哀的死循环。
但她毫无选择的余地,就像她不能选择就只当个普普通通的露芬莫德人一样。

她只能恨她。

如此的痛恨她。

就像人们所说的恨入骨髓一样,仇恨和痛苦交织在一起流入四肢百骸。

她恨她。

从那只被她从飞船残骸下解救出来的廉价机械手的指尖。

她简直要恨死她了。

到那颗千疮百孔的,痛苦的,伪造的心。

但是她却。

痛苦的,听着她呼喊着另一个人的名字。
痛苦的,看着她为另一个人出生入死。
痛苦的,与她争吵着头也不回的离别。
如此的痛苦,如此的痛恨,可她却连,扣动扳机的力气都没有。

她想要,

她应该,

她本当,

她、

她不知为何下不去手。

这都怪掠夺者那些蠢货不中用的假手,都怪灭霸改造后毫无力量的躯体,怪那个本该死去的小女孩的动摇和懦弱。

不,这都怪卡魔拉。

是她使她变得如此痛苦。

这都怪她。

她恨她。

而她甚至什么都不知道。

痛苦、仇恨、爱以及所有的所有。

因为她从未在意过她。

她是知道的——因为她只是一个弱者、一个工具、一个敌对者。

她从未爱过她。

而正是这使她如此痛苦。

评论(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