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鸡

一神经病逗比٩(๑òωó๑)۶

【阴阳师】【灯刀】灯未熄

关于灯姐传记的脑洞,如果青行灯不只是诉说怪谈、而且可以创造怪谈的话,这样的故事展开。
经由她所说出的故事,最后都会成真——像是妖怪之母一般的青行灯,和,可以说是被她所创造的第一个妖怪妖刀姬。
直接改的灯姐传记。趁着自己还没有叛变到花鸟卷的怀抱之前发出来,顺便考前祈福。
以上是笔者前言。

传记一

我最喜欢怪谈了,无论是说给别人、还是听别人说,都很喜欢。
每天晚上,我都会寻找和我一样喜欢怪谈的人,把他们招待到屋子里面,和他们一起聊怪谈故事。
屋里只有一盏亮着的油纸灯。
那真是最快乐的时光啊。
有趣的故事一个一个的出现。即使全都是早已熟知的故事,看着这些故事汲取着人们的恐惧生存壮大,是多么的有意思。
可是日出快要来了。
日出来临就代表这快乐的长夜要结束了,我觉得那日出可真是讨厌啊。
就这样度过了九十九个夜晚。可是我向人们说完「二口女」的故事、并告诉他们这是第九十九个故事的时候,有人突然劝告我不要再收集妖怪的故事了,因为这已经是「百物语」了。
他们害怕了么。
他们在怕什么呢。
明明啊,他们是那么的喜欢怪谈。
我目送他们离开,然后拿出一面镜子,对着镜中的自己熟练地述说起一则怪谈。

传记二

那是关于一把刀的故事。
一把嗜血成性,终将弑主的,不祥之刀。
其名为「妖刀」。
这把刀就端放在这灯光的背后。
而我就是这凶刃的主人。
等待着,什么时候,她将我也一并吞噬。

然而这不过是我所编造的故事罢了。毕竟没有人愿意说出第一百个故事,而我也,只知道那些故事罢了。
我对自己创作的怪谈感到很满意。说完之后,我准备熄灭油灯、走出屋子。
只要吹熄这灯,「百物语」就可以完成了。
我便可以亲眼见见那些鬼怪了。
这时外面应该已经是白天了吧。
白天也会有妖怪存在么?

但是……那灯却没有没有灭。

传记三

是我吹的力气太小了么。
我又吹了一次 。
像是有人用手笼住了这烛火一样,火焰跳跃着摇曳却仍未熄灭。
“请不要这样,”
一个冷冽的女声从灯光之后传来。
“您要是被带往地府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我想我明白了什么。
「她」是存在的。
「她」是要来杀我的。
「她」便是我心心念念的怪谈。
“你便是那「妖刀」吧,那么,你要取我性命么?”

传记四

一片寂静无声,唯烛火摇曳。
「她」由阴影而出,走向了我。
她说她不过是个新生的妖怪,她说她想听听妖怪的故事,她说她想听听我的故事。
我应了她,提起油灯、走出屋子。
外面仍是黑夜。
我走过那些熟悉的路,将那些烂熟于心的故事讲述给身边之人。
一个故事,两个故事……一直到第九十九个故事……
我所熟知的怪谈讲完了,可夜仍长,灯未熄。
我也不想熄灭这灯了。
于是我开始说第一百个故事。
那是「青行灯」的故事。
我告诉她,这就是属于我的故事。
她听了之后一言未发,仍只是在那油灯的背面,默默的听着、走着。
事情一旦有了开端便不会再停止。
于是紧接着是第一百零一个故事、第一百零二个故事、第一百零三个故事……

在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日出了。
而那灯,也再没有熄灭了。

【阴阳师】【黑晴明x雪女】无垢雪莲

来自于基友对雪女传记的脑洞,如果那个拼死摘雪莲的男人是黑晴明的话,这样的故事展开。
内有作为背景的剧情二设。为黑晴明献祭自身却被八百偷偷救下来、丧失了全部记忆徘徊在雪原的雪女,和,以为雪女已经为他而死、搞事失败被晴明封印了几乎全部灵力、宛若常人的黑晴明。
因为我懒,所以基本上只是把雪女传记给改了一下。
早就写完了拖到现在是因为刚刚搞明白lofter怎么直接发文字😂顺便考试祈福。
以上是话唠笔者的前言。

九月二十三日雪
从我记事起,我便在这雪原了。
雪原的雪永远不会停止,今天也是,和昨天一样。
无穷无尽的雪。
纯白。
无垢。
宛若天堂。
不过今天,我在雪原里发现了一个瘦弱的人类。
一个普通人。
他一步、一步地向前跋涉,最后倒在了茫茫大雪之中。
这也是必然的吧。只有微薄灵力的人类是无法抵御这冰雪的,想必他也定是知道这的。
所以,为什么在这大雪纷飞的时候,他还要到雪原来?
我忍不住好奇了起来。

九月二十五日雪
今天,那个人醒了。不过他也不算完全醒来,也仅仅是艰难地睁开了眼睛而已,在这冰天雪地之中。
意外的是,他看到我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害怕。
他只是惊讶,或者说是,令我莫名其妙的,惊喜。
我问他要来着做什么。
他未回答,只是闭上了眼。

他这是死了么?我看不分明。

「请问,你知道哪里有雪莲吗?」
他突然这么问我。
「在雪山之巅。」
我回答他。
那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纯白。
无垢。
雪莲是最最纯洁之物。
因而也只有最纯洁的地方才能有雪莲。

可一个人类去那种地方干什么?
因为我很好奇他想做什么,就和他一起去了。
我没有说谎,我只是好奇而已。
那男人总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但总觉得,他本不该是这虚弱的模样。

九月二十六日雪
人类真的太脆弱了。如果我没有跟着他、呼风唤雪为他开路,他绝对不可能走到这里来。
不过遗憾的是,我能为他做的也仅仅只有这些而已。他的病痛……我没有办法治好。
然而,即使如此,那男人还是,一步步的向着那死亡之地走去。
为什么不停下来呢?
我不能理解。

九月二十七日雪
他应该就快死了吧。
或者说,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死,这已经是个奇迹了。

他要死了。

九月二十八日雪
他都快要死了,可还是坚持要去采雪莲。如果他死了,雪山之巅就不再是净土了,我还是把他带到别的地方埋葬他吧。

九月二十九日雪
他果然还是死了。
就在他摘到雪莲之后。
但是他不让我把他埋在别的地方,只是请求我将雪山之巅的雪莲,带到他妻子坟前。

为了这样一个无聊的承诺,他居然付出了自己的性命。

我不能理解。

我是感受不到温度的,但是这个男人递过来的雪莲,却让我觉得手心烫得就要燃烧了起来。
我把那雪莲别在了胸前,那热度快要,快要连我的心都要融化了……为什么人类会喜欢这种感觉呢?

十月四日晴
我本不应理会那男人的请求的。
可我却为什么带着那雪莲离开了雪原呢。

我也不知道。

我甚至让那男人的尸体就停留在他死去的地方,让尸体玷污那片净土。
我不知道我到底想做什么。
只是觉得,如果不这么做,我会有些后悔。可我又不知我会为什么而后悔。

我大概是疯了吧。

不然我为何,会在京都城里与那御风的大妖怪相斗呢。
大概是因为,因为那株雪莲,太炽热了吧。炽热得仿佛,连胸口都被烫伤了一般。

我要死了。我是打不过那妖怪的。
可是我就算死,也得死在那寮子里面。
我承诺过要帮他完成那心愿的。
可我本不该是这样无聊之人的。
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

所以很明显。
我疯了。

但也已经没有去思考这的余地了。

因为我要死了。

十月五日晴
出乎意料的,我没有死。
一个与那男人一般样貌的人,阻止了那妖怪杀我。他们是如此的相像,像到了,要不是我亲眼见着那男人死去,便会以为他还活着的地步。
他是这寮的主人。
我向他说明了我来这里的缘由。他起先很是惊讶,最后却带我去了后院。
他说那坟墓便在那里。

胸口好烫啊。
莫名的炽热在震颤着跳动着。

我走向前去。

手指被那热度所刺痛。
娇嫩的花瓣,由被触及之处开始融化滴落至手心。

所见到的,是草木中一个小小的土堆。

熟悉的灵力由指尖流入四肢百骸。

一枚木简,就那样简简单单的竖在上面。

「雪女之墓」


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可是,他却已经死了。

就在那雪莲之前。






就在我眼前。

给基友的生贺!祝小瑾生日快乐!
大只加小只,一对正好当情头٩(๑òωó๑)۶
撸完图顺便暗搓搓的求欧气求美腿小姐姐们……

犬神日记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系列。
并没有犬神,并不了解犬神性格,所以ooc有。
因为最近一直被虐狗,所以想要看犬神大天狗鸦天狗组成被虐狗小分队。

10月21日 晴
今日见晴明大人正伏案疾书,老夫颇感兴趣,仔细询问方知,是在书写名为日记之物。每日静心回想思过,而后记录今日所发生的大事,他日便能够以此为戒改正失误,而或重忆今日美事不至于遗忘,这真是个极佳的修炼之方啊。
仔细回想,他日若非晴明大人助我查明真相,我定会被他人妖言迷蒙犯下大错,不得为挚友复仇雪恨,亦不得似现在般与老夫挚友相伴。故在此记下,以免他日忘却晴明大人的恩德。
今日初试,便觉日记此物效益奇佳,日后便应日日勤记,以静神凝气。

……

10月28日 天阴,大风
妖风阵阵,怒号不休。老夫并非精通天象之人,亦知今日实非吉日。但八百比丘尼大人却任言此乃召唤式神的难得吉日,故晴明大人准备将其攒了几月的神秘符咒系数耗尽,唯求大妖一顾。
虽非不信任八百比丘尼大人的卜卦,可倘若老夫绝不会如此轻易散尽家财只赌这天命。雀常言,玄不救非氪不改命。老夫不曾悟得挚友其言真谛,却也知其非妄言。
晴明大人预备今日良辰子时进行这仪式,老夫虽愿不分昼夜守护大人,却也不忍心见晴明大人的悲颜,故仅在此祈福罢了,只望明日晴明大人能够节哀顺变。
雀今日似乎极为开心,还学唱了新的小曲儿给老夫听,只是歌词颇为晦涩难懂,便在此记下,望后日能体悟挚友佳曲良言。
曲词如下,日后必当铭记于心。
“今天的风儿好生喧嚣。
这风儿似有略略欲泣。
风把不祥之物吹至镇里。
快走吧,在那风而停止之前。
喂!不得了了!那边的薯片半价啊!”

人生中的第一次板绘,给亲爱的小白。
话说小白你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啊每次挤碎片本点到手抽筋都点不进去😂😂😂
希望兄弟俩早日会师。